“尤为喜欢那一类拥有独立人格的人。懂得照顾自己,在事情处理妥帖后能尽情享受生活。他们不常倾诉,因自己的苦难自己有能力消释。他们很少表现出攻击性,因内心强大而生出一种体恤式的温柔。他们不被廉价的言论和情感煽动,坚持自己的判断不后悔。喜欢这些人,也因他们并不在乎别人是否喜欢他们。”

  安尔  

一部“不存在”的《伪装者》(关于伪装者的大胆猜测,楼诚主)

假装不经意:





猜测如下:伪装者会不会还有一个版本,即从原片中剪辑出的楼诚部分,独立成剧情的一部戏。




剧中,有好多“不必要”的给阿诚镜头,比如明楼掏钱之前看阿诚,给阿诚的镜头。比如枕头,比如睡衣。后期剪辑的时候,剪的似是而非,好多给阿诚的小镜头,对主线并没有什么用,却能从中看出深意满满。




就像枕头,生气时少了一个,道具组为什么这么安排呢?睡衣这个更有意思,多私人啊,兄弟是不会拿睡衣的,一看就是夫夫生活,偏偏镜头给了特写。




先说技术上的可能:比如贾樟柯当年得奖的《三峡好人》是在他的另一部片《淹没》里剪辑出来的,《亚历山大大帝》里亚历山大和赫菲斯提昂的戏应该被私藏了不少,《指环王》和《霍比特人》的导演彼得·杰克逊就不说了,说着伤心。导演及演员作案后,携硬盘潜逃,至今逍遥法外。




因为伪装者里有一些片段是很“奇怪(褒义)”的,也许那段不存在戏份就在这些地方,也许不在。




比如楼台二人举枪相向,打完后收拾了,明楼喊阿诚去处理伤口,忽然一下就天黑了,从他们归家的下午到深夜是有一段时间的,不少人都疑问“怎么忽然就天黑了?”这中间有一段空白。




还有很多画面可供补充:阿诚取出丝质睡衣与明楼夜谈“咱们那个宝贝(明台)”那段,两人谈了话,却没显示出后面有关丝质睡衣的场景。更别提那个神秘的枕头了,严谨的剧组,道具组不可能把这个弄错,而且枕头消失的时机,正巧是俩个人吵架的时候。




被重点展示的道具,往往有它的用处,比如手表、《家园》,都证实了这一点,这也是戏剧创作的严谨,比如《万尼亚舅舅》里,曾有一幕有一把手枪,果然后来万尼亚舅舅用这把手枪射击了尸位素餐的教授。




送画的镜头前,他俩是一起从楼上下来的,年初一小少爷和阿香打牌,明楼和阿诚也在楼上,总是“明家一家人在楼上,楼诚就在楼下;明家一家人在楼下,楼诚就在楼上……总是他们俩是从另一个空间来的”——是否存在着“另一个空间”发生的故事?




还有件有趣的事情:明楼的卧室,多半出现在背景里——早上起来,在内厅里吃饭,穿衣,但却没有告诉我们卧室里发生了什么。卧室应该是连着内厅和书房,而阿香说了:除了阿诚哥,谁也不能进来打扫——那儿藏着什么?是藏着某些书本、文件,还是藏着一部“不存在”的《伪装者》?




(作者注:大胆假设,小心求证)

热度(443)
© 安尔 | Powered by LOFTER